宜宾 审视劳荣枝案:女魔头,偷生者,寻常人,为何“一个都不能少”?

劳荣枝案一审历经两天,但更像是一场沉积许久的案情发布会。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媒体所摘取的庭审细节,更多基于是非在报道,而舆论所涉入的观点考量,更多基于想象在品评。所以,对于庭审的全貌来讲,其实跟媒体舆论构建起来的庭审细节是有绝对偏差的,但就眼下的情境而言,应该没有多少人会去在意其中的异同。

要知道,媒体舆论视野中的劳荣枝对应的是十恶不赦的女魔头,也就是永远会被放在法子英的语境中进行描摹。所以当劳荣枝在声辩的过程中表现出很强的求生欲时,自然就会触怒舆论的正向情绪,以至于劳荣枝越想“脱罪”,就越不得人心。

然而回到具体的是非逻辑上,劳荣枝的声辩逻辑也不是绝对荒唐,起码有一定的合理性。但是在面对正义诉求的大逻辑上,暂且好像还轮不到她先站出来“喊冤”,所以无论她说什么苦,道什么痛,都好像是在“自说自话”,除却加剧公众的愤懑,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。




因为,在一定程度上,道德大义从来只允许受害人及家属诉苦,而作为加害者早已被抽离成绝对的恶人,这种情况下,即便加害者所陈述的是“事实真相”,往往也不会被认可。毕竟当极致的恶行让人不可理解的时候,就意味着“恶人只能是恶人”,而其“受害人”的立场多半是站不住脚的。所以,就劳荣枝案一审的舆情反应来看,基本上也是在可预料的范围之中。

虽然舆论的反应中,对于劳荣枝的声辩不是很满意,但是就法理程序的推进来看,这个环节还必须存在。事实上,劳荣枝的声辩并非构成强逻辑关系,只是一种可能性的存在。而回到法理的范畴,既然已经决定审理劳荣枝,就足以说明定性其罪行的强逻辑证据链已经形成,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。

于此,回到媒体舆论的场域中,其实最核心的追问并不在劳荣枝女魔头的标签上,而是在于劳荣枝作为偷生者及寻常人的标签上。一方面,具体的操作上容易实现,也能形成非虚构的文本;另一方面,更容易引发公共性的反思,也就是人化和魔化之间,其实并不遥远。

只是,目前来看,女魔头,偷生者,寻常人这三个标签在劳荣枝身上是相对撕裂的,作为她的亲属、同学、男友(潜逃中认识的)都觉得她“很不错”(为人处事等),但是站在案情及受害人家属的立场上,她又显得“魔性十足”,总之在不同的站位下,画像简直天壤之别。

这看起来不正常,却也情理之中,因为人性是复杂的,“彼之蜜糖,吾之砒霜”这在很多情况下是绝对存在的,就如法子英那样的亡命徒而言,也并非绝对不相信痛苦,只不过他在绝对的恶行之下,早已把人命和痛苦抽离化,以至于他人性的一面基本泯灭,只有魔性十足的爪牙存在人间。

同样的问题,在劳荣枝的身上应该也是一样的。但是她始终认为自己的恶行是被法子英控制的结果,就在于她并没有察觉自保和加害之间,其实根本没有构成强逻辑关系。说到底,害怕法子英祸害自己的家人及自己,就去祸害别人,根本的自救路径就走错了,所以就算劳荣枝声辩的细节都是事实真相,也还是不能掩盖她内心的凶险。



另外,媒体舆论既要表现出正义的情绪,也要适当地进行克制,要不然所谓的正义诉求很容易跑偏。事实上,“法理审判”一定要站在“舆论审判”前面,只有在这个前提下,“舆论审判”才有现实意义,要不然媒体舆论先入为主式的吃瓜断案操作,很容易忽略事实,而回到江湖尺度。

说到底,审判定罪不是拍脑袋的事儿,一切的罪行定论都要基于事实真相及案情是非去拟定,所以作为舆论的反应来讲,就不应该过分追求“迅速结案的逻辑”,而是要随着案情的释放,逐步厘清个体人性的复杂性,以此作为一种探索人性的基本脉络。

要不然只是以局外人的情绪化进行案情的审视,除却显得喧嚣十足,不仅触摸不到案情本身,也触摸不到反思的路径。因为就审判劳荣枝来讲,永远是两个场域的问题,舆论场的妖魔化,法理场的事实化,两方面有交叉,却没有彼此验证的必要性。


与此同时,媒体舆论审视劳荣枝案这本身就是个复杂的“证明题”,在这个问题上要有基本的是非观,但也只是证明其固有的合理性。并且对于整个案情的考量来讲,只有将“涉案人”劳荣枝全面解读,才能算得上合格的“吃瓜群众”,要不然,只是简单的情绪释放,就永远跟悲剧反思勾连不起来。

不得不承认,审视劳荣枝案,女魔头,偷生者,寻常人真是“一个都不能少”。她作案前做过什么?她作案中扮演着什么角色?她逃亡中又怎样面对自己?这些都是值得被看见的事实。甚至,在她面对庭审时的求生欲里,有多少是想做个好人,有多少是畏惧不确定性的结果,都应该被掰开来看。

因为,这世上还没有一个人,是可以做到绝对不矛盾的存在:杀人如麻却也忠肝义胆,正直坦率又凶残暴虐,小肚鸡肠兼大啊咧咧。而在看明白这些之后,你又如何在你的世界里安放自我呢?相信这不只是劳荣枝的困境,也是所有人的困境。

劳荣芝曾经喝和男朋友法子荣在全国各地流窜作案,杀人抢劫,所以她是女魔头;后来法子荣被抓,劳荣芝自己跑到深圳苟且偷生,过着普通上班族的生活,又成了偷生者和寻常人。因为劳荣枝是一个惯犯,同时也死不悔改,以上内容她全部都占了。我觉得可能是跟劳荣芝的性格有关系,因为劳荣芝是一个非常扭曲的人。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经历,有着这样的身份,所以说一个都不能少,代表了女魔头的一生。

相关文章

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客服微信同电话:15321473590